汉书卷四十一:「樊哙,沛人也,以屠狗为事。」

颜师古注:「时人食狗亦与羊豕同。」

狗对于中国古人的意义和西方人不同。西方人,确切的说是美国人,对狗的感情完全是因为发展的时间太晚。美国开国也就二百来年,从印地安人手里夺来的大量耕地和牧场保证了充足的食物来源,而狗为地广人稀的美国在开拓过程中提供了重要的陪伴和保护,所以美国人不吃狗。

中国发展的时间远早于美国,而且没有大片的牧场提供稳定的肉食来源,大型牲畜作为农业主要替代劳力一般也不会用于食用,甚至历朝长期立法禁止宰杀大型牲畜。所以狗长期是作为一种重要的肉食来源。

「失我祈连山,使我六畜不藩息」,「六畜」分别是猪、牛、羊、马、鸡、狗,这是最早被中国人驯化并作为肉食来源的牲畜,而且长期作为祭祀天地祖宗的高档祭品。《道德经》里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刍狗」就是草扎的狗,是祭祀时当祭品用的,祭祀的时候高高在上、被人们顶礼膜拜,祭祀之后被弃之如敝履,所以说天地不仁。之所以用草狗做祭品,是生产力进步的表现,最初一定是用真狗的,只是后来更高档的肉食逐渐普及,狗肉上不了台面了,才逐渐被抽象成草偶。

所以中国人是有吃狗的传统的,美国人不吃狗肉也并不表示更文明,至于「狗是人类的朋友」,更是道德绑架,谁也不能随便替别人认朋友,最多只能说你的狗是你的朋友,如果别人吃的不是你的朋友,即便自以为站在道德的高度,你也没有任何权力干涉别人的自由,有句话说的好:自由,就是我有不和你一样高尚的权利。

我个人也不吃狗肉,但我不觉得别人吃来源合法的狗肉有什么问题。事实上,吃狗肉的问题并不在于吃不吃本身,而是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出来的人性的恶,人总是自以为站在道德的高度就可以践踏别人的权利,每个暴政无不是利用人性的这个弱点。

切记,儒以文乱法。


本文最早发布在公众号:两司马门下走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