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段的維金,現在的熊貓燒香,windows上總是不消停。

當年的衝擊波,那是我唯一一次中毒的經歷,居然還很興奮。自從轉到Linux,感覺這些都離我越來越遠,竊自暗爽。

說到瑞星和卡巴斯基的撕逼,曾經也為選殺毒軟件很頭疼,後來幡然醒悟,只是個心理安慰,隨便裝一個就行了。當然,還是現在在Linux上裸奔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