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看了《疾速追杀》和《疾速特攻》,后者是前者的第二部。

情节比较老套:一个因爱退隐的职业杀手,在妻子病逝、黑道欺凌下,不得以奋起反击、与整个杀手行业为敌,最后善恶有报、空余萧索。

知道这部戏是因为和《极寒之城》是同一个导演,卖点都是暴力美学,风格不同。《极寒之城》用不加特效的长镜头表现格斗的残酷,画风冷峻。《疾速》系列更像《杀死比尔》,场面华丽,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关于暴力美学,维基百科是这么解释的:

主要在官感上,使暴力以美学的方式呈现,诗意的画面,甚至幻想中的镜头来表现人性暴力面和暴力行为。观赏者本身往往惊叹于艺术化的表现形式,无法对内容产生具体的不舒适感。支持人士往往称「暴力程度与票房收入成正比」,社会道德捍卫者和舆论谴责人士则称其是对社会道德教化的阻碍和负面影响;恐引发心理未臻成熟的人们,间接以为暴力行为亦是一种美感的呈现。

在众多香港导演中,吴宇森是运用这种电影表现手法的代表性人物。其标志性的白鸽漫天飞舞,手持双枪的英雄人物纵横在屏幕之上,使象征和平和安详的白鸽与血腥暴力的枪弹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反差,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然而我并不打算马上去看新《追捕》,炒冷饭的鲜有好戏,等等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