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王战斗,男,喵星人,狸花族,现年四个半月,折合成你们两脚兽的年龄算7岁了。

虽然刚降临你星不久,但是我已经能驯服和驾驭两脚兽这种低等生物了。因为我发现这种生物本性里有一个致命弱点:对它很好反而不会珍惜,故作高冷却奴颜婢膝求抱抱!我们喵星管这叫「贱」。

开始的时候,我的驭兽术还不熟练,而且我酷爱往两脚兽的脖子里钻,然后蹭它们的脸。结果它们不干了,在我才两个月零九天的时候就把我交给了现在这头两脚兽。是它们不懂喵星习俗好不好?!而且作为一个刚断奶的小正太,卖个萌怎么啦,怪我咯?

我一直在暗中观察现在这头两脚兽。发现每隔五天,它都会在巢穴里待上两天,然后在接下来的五天里每天都消失一段时间。虽然有点好奇,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我有吃有喝、两脚兽按时铲屎,每天给它放个风什么的我也OK,这是我们喵星高等生物的自我修养。

不过还是要测试一下这货的驯服度。所以我命令它伺候我睡个午觉:

这货竟然没有反抗!!!

有一天我发现它竟然在偷看我练习家传绝学「黑虎掏心」,我就瞪它,就瞪它:

有时候两脚兽全神贯注地照镜子,我就想看看它看的啥,然后它就扒拉我,我想一定是我高大威猛的身躯挡住它了:

这老头叫马霸霸,挺能白话的,它的巢穴已经被我军占领了:

那天两脚兽带回来一只老鼠,我一眼就看出来是假的,但是这货一碰就叫啊,然后我就停不下来了,你星管这叫口嫌体正直,看著两脚兽谜之微笑,我觉得中了奸计:

更有甚者,它竟然趁我睡著的时候拍我裸照,还传到网上: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趁两脚兽上厕所的时候,叼走了卷纸,然后撕稀碎,有能耐学我们喵星人上完厕所自己舔干净啊?!

没想到报复来得如此突然,两脚兽不知道从哪儿搞了一瓶毒气,走到哪儿揣到哪儿,我一想搞事情就各种喷:

真臭啊,臭到怀疑喵生啊!

话说回来,大部分时间两脚兽还是没那么讨厌。比如这个会喷水的盒子,被我霸占后就成了我最常喝水的东西兼洗脚盆:

两脚兽的厨艺也不赖:

吹嘘自己慷慨的时候,两脚兽就指著这口袋说:「比我吃得都好。」其实就是618的打折货。

两脚兽就是个肥宅兼Nerd,且不说为了给我做饭专门买了台电动切碎机和保鲜盒。铲个屎都装绝命毒师:

某天整了把稀奇古怪的东西在床上、沙发上各种吸,完事非要说是我干的:

我的天啊!不就掉个毛么,全宇宙只有你们两脚兽光著屁股满世界跑!

我来,我见,我征服。我是王战斗,一个普通的驯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