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保福寺桥南下了车我就迷失了,作为一个G7er,问路太跌份,于是自信满满地祭出G7,结果Google导航很淡定地告诉我──您所在的区域不支持导航!有木有搞错,有木有,有木有,有木有啊!最后在3G、GPS、电子指南针全开的情况下,跟著Google地图上的小箭头在中关村南街、中关村三街流窜了半个小时,后来我才知道,我规则地绕中科院研究生院做了一次顺时针圆周运动。

好吧,我最后还是人肉到目的地的,感谢给我指路的朋友,他让我终于找到了那条隐藏地很深的小路,你敢隐藏得再深一点吗?!

有时侯这个世界真的很给力,当我比原定时间晚半个多钟头到达会场的时候,他们居然还没有开始!

爱美丽宣布开会:

程大龙介绍GNOME 3:

这小哥儿原来是北航的,后生可畏啊,当初我开始玩儿Linux的时候他刚脱离李雷和韩梅梅吧。

来一张火爆的:

今天最意外的亮点就是这个什么××××协会的西班牙舞了,开始、中间和结束的时候各来了一段,俺们红小兵也看不懂,就是感觉很劲爆,反正只要是不规则的事物我都喜欢。

其它的,两岸三地的视频会议很失败,搞个高速VPN不行吗?瞻仰了传说中的Vincent,小哥儿比我还胖,我很欣慰。在Twitter上看到了林健桑拍的热舞照片,感觉他坐得离我不远,把坐我前面的都遍历了一遍却没找到,谁知道居然在我后面。

Posted via UltraBlog.v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