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书,二百九十四卷,三百万字,一千三百六十二年,从中华书局20册胡三省注本,到Kindle DXG,再到Kindle Paperwhite,读了四年。

读史应该先读通史,再读断代史,然后是野史。因为读懂历史必须站在大时代背景上,比如不了解两周封建拓殖史,就不懂什么是“南夷与北狄交,中国不绝若线。”,更不会明白“尊王攘夷”区区四个字有多大的份量。所以十年前我《世说新语》刚读了个开头就读不下去了。

《通鉴》关注的是兴衰更替,所以很多有意思的历史故事没有记录,尤其是先秦时期,我最喜欢的传奇时代,结果看得索然无味。汉纪部分又包含了太多的上书和诏书。我一度觉得选择读《通鉴》是个错误。

所幸坚持了下来,鉴于自小说作家司马迁开始,我国历代史家保持著添油加醋的优良传统,越生动的历史往往越不可信,去叶存枝方见国史之骨。如果说两司马有什么区别,前者是用故事讲历史,后者是用历史讲历史,单就史学而言,谁更牛X,一目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