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书可能因为面向学生而显得啰嗦,这本书比谭书精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