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始元年三月癸丑,孤亲提铁骑南下卢沟,为甲午一百二十年祭。

以前一直以为很远,后来发现单程只有三十多公里,而且基本都是平地,自从去年推上妙峰山后,一般难度就不怕不怕啦。

先交作业:

不知道为什么,记录到了北安河就结束了,最后十公里木有了。

在网上见有人说从桥西进去不查门票,遂先过永定河,从西边进去,路上捡了个迷路的小盆友,说刚刚用手机导航直接上了高速!聊 后得知是北科大的学生,曾国藩的老乡,骑了辆不知道什么牌子的旧车,怯生生的,不禁遥想老夫当年,去矽谷吃顿七块钱的土豆牛肉饭都美得不行不行的。

骑到桥西入口,一个大妈模样的头从售票处小窗口里伸出来:“二十!”,要不说我没有大妈缘呢,走到哪都被拦,去年苦逼哈哈地推到七王坟,大妈说封山防火,片板不得入山。老老实实地买了票,才见著真神,爱个国容易么。桥是金章宗的时候建的,乾隆五十多年重修。桥下就是永定河,左宗棠任直隶总督时在此治水,旧称无定河,不过不是“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里的那条。

请小盆友拍了张孤王的戎装照:

果然每个狮子都不一样,小学课本不余欺也:

卢沟晓月,所谓的燕京八景之一,我一般不尿这种虚无缥缈、滥竽充数的东西,鲁迅在《再论雷峰塔的倒掉》里说:

我们中国的许多人,——我在此特别正重声明:并不包括四万万同胞全部!——大抵患有一种“十景病”,至少是“八景病”,沉重起来的时候大概在清朝。凡看一部县志,这一县往往有十景或八景,如“远村明月”、“萧寺清钟”、“古池好水”之类。

我虽然不喜欢鲁迅,因为此人文风过于惼狭和左倾,虽然老先生一再声明不针对所有国人,但还是随处可见断章取义、不懂装懂的人扯大旗作虎皮,动辄就中国人的劣根性怎么怎么样。但在这一点上我跟老先生意见一致,就某些小县城都有所谓“七台八景”,台好歹还有个土堆,景就开始胡扯了。

摆一堆仿明清的大炮干什么,跟七七世变不搭调,更容易联想到两甲子前的那场战争,此日漫挥天下泪,有公足庄海军威。

小盆友的高中历史是体育老师教的,居然不知道宛平城。这座长宽只有几百米的小城是崇祯为抵御闯贼建的桥头堡。不要门票。

这么小的一座城居然还有瓮城:

城里有个抗日纪念馆,免费参观,因为没处存车,没有进去,不过受党国栽培多年,用脚趾头也能想到里面都是什么,不去也罢。城里没啥可吃的,小盆友说要回校再吃饭,我心说您是直接奔学院路了,我还有几十公里路要绕,不补充热量怎么行,请小盆友吃了顿热干面。这兄弟明显没有方向感,好容易才让他找著北,在手机上找好回学院路的路线,最后送出东门,然后告诉他怎么走之后,老夫才起驾回宫。

之后的路基本比较轻松,大体沿永定河一直走,河边的永定楼气势恢宏,懒得拍照了,再上G109,从军庄路一路放坡下来,很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