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放弃了年终聚餐,去看了《黄粱梦》。

一个很老套的故事,耳熟能详,但是经过精心的演绎,加上声、光、电的完美运用,真就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我一直不怎么观注地方戏曲,以往觉得能凑合听听的也就是河南的越调、安徽的黄梅戏等,河北的地方戏也就听说过一个河北梆子,像邯郸的平调落子这样的闻所未闻。《黄粱梦》彻底改变了我对地方戏曲的看法,京剧、昆曲固然高雅,但假如也加入魔术、杂技、俚语甚至RAP,肯定会让人觉得不伦不类,地方戏曲的长处就在于灵活多变,不拘泥形式,能够很快地针对时代变化作出改进,如果分寸拿捏得好,就能不断推陈出新。

整场戏用两个小时的时间表现了卢生一梦中的一生,故事情节十分紧凑,每折都用不同的场景、不同的唱腔、不同的表现形式,让人眼花缭乱,一改传统戏剧连篇累牍的大段说词,整场看下来从未觉得枯燥乏味,很适应时下流行的快餐文化。在故事情节上,《黄粱梦》并没有跳出惩恶扬善、因果报应的老套,当然,一味地追求突破未见得是好事。

虽然时间不长,但是整场戏有很多地方让人印象深刻,比如有句意味深长的戏词“邯郸道长,人生路短”,还有那句雷倒了无数人的“现在哪里还有什么纯真美女啊”。当然,最让人意犹未尽的还是这段高潮的“贪官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