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程

D1:上午,北京到怀来,土木之变战场遗址和鸡鸣驿;下午,宣化,清远楼、镇朔楼、时恩寺、辽代古墓壁画群。

D2:草沿天路,张北野狐岭入,崇礼桦皮岭出。

D1.AM 土木堡、鸡鸣驿

虽然起得很早,上京藏线也七点多了,赶上草原音乐节,出城的车巨多,在居庸关前面一段堵了半小时。

到土木堡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唯一的标志物就是这个路边的牌楼。

里面是一片荒地,可能是土木之变的战场遗址。当年一战,二十万大军覆没,大明精锐尽丧,英宗北狩,瓦剌围城。可惜于谦,打赢了北京保卫战,却输掉了夺门之变。所以老子说:“持而盈之,不若其已。揣而群之,不可长保也。金玉盈室,莫能守也。富贵而骄,自遗咎也。功遂身退,天之道也。”,实在是金玉良言,不过知进易,知退难,几千年来,有几个张良?

数百年的烽火狼烟,劫波度尽,谁能想到土木堡真正的被毁发生在本朝。路的另一边就是土木村,据说还有土木堡残存的遗迹,时间关系,没有去看。

事实证明,沿G110奔鸡鸣驿不是个好选择,路况不太好,大货车很多,应该走高速的。

城门被修成这样也是醉了,我头回见城门口横着一影壁墙的。

反而从城内看城门,才有点儿意思。

城门口的塑像,后面是驿城博物馆,主要介绍一下驿城的历史。

城门要远看才有意境。

城中主干道旁的戏台,其它地方还有两个,小小的驿城,修那么多戏台干嘛,规划有问题。

多久没见这种风格的房子了。

驿城署,现在是一家人的住处,可以进去参观,有人剪票,不过里面什么都没有。

文昌宫,当年是驿城的学校。

晴耕雨读,用的残体字……

龙神庙里也有个戏台,得是多喜欢看戏!

范家大院,庚子国变慈禧逃跑时曾在这住了一宿,现在也就剩这么一进。敢向全世界宣战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天朝圣母皇太后,一个是巴格达迪。

伏瞰驿城,怀疑原来真有这么大么,似乎和西夏黑水城和统万城差不多。

坐在城头等日落。

我怀疑这城墙是做旧,明朝以后,大多数城墙已经换用砖石结构,应该不会用这种过时的夯土建筑了吧。

城外的鸡鸣山形态突兀,很显眼,如果是下雨的天气,真有“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的感觉。

城外不知道为什么弄了几截绿皮火车,很不搭。

D1.PM 宣化古城、辽代古墓壁画

从鸡鸣驿出来奔宣化,三点多到,吃莜面窝窝,又叫栲姥姥,据说是当地特色,在电视上见过。蘸着羊肉臊子,味道很不错。

清远楼和镇朔楼是宣化古城的标志性建筑,始建于明朝,气势恢宏,不可不看。

清远楼是钟楼,在维修。

镇朔楼是鼓楼,门票5¥,我包场。

一层是个展厅,居然是介绍宣化当代发展的。

二楼很空,只有一面大鼓。

楼外就是时恩寺。

殿里正在做法事,很多人,顺时针转圈,口宣佛号,净土宗的路子。

就是奔这块匾来的。

从寺里出来,开始下雨,赶紧钻到车里,奔辽代古墓壁画群,路经大新门,这是一排新修的城墙,今天已经逛够城墙了,时间也不够,于是继续赶路。

穿过又窄又烂的土路,深入下八里村,就是辽代古墓壁画群,如果不是导航,谁能找到这鬼地方。时间已经是5点后,售票处没有人,墓道锁门了,只能看看园子,看售票处的标价,票价要50¥,比满城汉墓黑多了。不过这种地方游人很少,即便白天来,一个人逛古墓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或者如何优雅的和古人神交?这是知乎看多了。

D2 草沿天路

第二天,早五点起床,奔天路东线,从张北野狐岭入,崇礼桦皮岭出。

现在这条路知名度越来越高,来的人很多,七点多到的时候,野狐岭入口的一段路,车就已经一辆接一辆了。路的两边越来越多地被开发旅游项目,中国旅游模式正在再次被复制,草原旅游就那么几项,烧烤、骑马、射箭、沙滩摩托,毫无新意,而且同质化严重。使天路出名的原生态自然风光,正在慢慢消退。

费用

北京到宣化过路费:65¥
鸡鸣驿门票:35¥
镇朔楼门票:5¥
宣化经天路回北京过路费:120¥
加油: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