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程

D1:北京到白石山,爬山,到满城住宿。
D2:看满城汉墓,回京。

D1 白石山

原计划早上6点出发,该死的拖延症,收拾东西花了点时间,七点多才走。

途径南六环、京石高速、廊涿高速、张石高速。易县以后进入山区,隧道又多又长,本着不超速、不随意变道、做中国好司机的原则,走得比较慢,十点多才到涞源。涞源出口很窄,堵了二十分钟。出高速到景区已经不远了,在东门停车场停好车。

来前天气预报说有小雨,心说很好啊,我就喜欢下着小雨爬山,所以没带速干帽,结果是个闷热天儿,我去。

十点四十,出发。我的艺名叫不逃票不舒服斯基,因为走正门太low了。不过逃票要早上四五点走野路,时间紧,任务重,还是low吧。头一天同程订的门票,比现买便宜十块,据说发表评价再退十块。坐摆渡车到祥云门,也可以坐索道。然后顺时针走环线。

山里大部分路口都是局部路标,带张完整的路线图还是有必要的。

我对所有以“传说”开头介绍的东西不感冒,总之这个塑像是环线的起点和终点。

一开始就走下坡,沿着峡壁的栈道下到飞狐峡,这一线主要是峡谷半山的栈道,是全环线最好的一段,我喜欢峡谷。

飞狐峡走的人少,多数时间太阳不直晒,风吹着,凉快。

我喜欢峡谷。

每个山谷都应该有一条河,可惜。

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仙人晒靴。不喜欢这种附会的东西。

太行之神。这货跟神有一毛钱关系么。

好吧,这才是重点,玻璃栈道。一点儿都不吓银,而且很短,而且收费,看我的斯卡帕美不美。

回望走过的栈道,敢问路在何方。

过了玻璃栈道就是双雄石,好内涵的名字,剩下的路已经不多了,而且都是平路。

猪八戒背媳妇儿。虽然附会,确实比较像,就是这媳妇儿砢碜了点儿。

走一圈环线用了4个小时。刚下山,到停车场,毫无征兆的一场暴雨,这酸爽,山里的天气真是孩子脸。

驱车奔满城,走高速要绕很远,于是奔S332,看地图只有一百多公里。结果又干了三个多小时,天落黑才到酒店。

刚开始的一段路还可以。小公路在太行山里蜿蜒,重山夹路,车少,路况也不错,偶尔掠过几个石筑的村落,甚至有牧人和羊群镶嵌在陡峭的青山上,恍如隔世。

中间一段路况很差,再往下走,人烟逐渐增多,更多的是成群结队的重卡,很耽误时间,有时候走着走着停了,还以为前面堵车了,哪知道这孙子站路中间嘘嘘呢,知道燕赵民风骠悍,没想到这么骠悍。省道真练技术。

D2 满城汉墓

我喜欢破破烂烂的地方,满城汉墓早在我的怨念单里。汉墓十墓九空,唯独这个是极少没被盗过的之一,光这个墓的陪葬,撑起了整个河北省博物馆。另外墓主人很有名,中山靖王,汉景帝庶子,汉武帝异母兄,刘备号称的祖宗。平生三大爱好,喝酒、吃肉、叮叮当当造小人儿。《史记》载其有子百二十人,按照正态分布,女儿也得有百二十人,刘营长辛苦。

景区大门,我喜欢人少的地方。头一天在同程上订好的园区门票、窦绾墓、刘胜墓的联票,比现买便宜十块,一个景点分段收费,旅游业非常黑。

石像生和翁仲应该不是汉墓的原物。

有索道,不过山不高,没必要。

夫人窦绾墓在靖王墓北一百多米处,容积比靖王墓大,大概是靖王死在先,窦绾墓多施工了几年。

墓门用砖砌墙,然后注入熔铁封死。倒这样的斗确实不容易。

窦绾墓平面图。仿宫殿式布局,两个耳室一存车马,一存饮食。中室是客厅。侧室是带浴室的主卧。

墓道里非常凉快,和外面完全两个世界。两千年前的人,先用火灼烧石壁,再用水激,最后用铁器凿掉碎石,这样的工艺也算是巧夺天工了。

南耳室是车库。

北耳室存放饮食。

中室灰常大。

渗水井和室内排水沟相连,组成很完善的排水系统。

金缕玉衣,仿品。

侧室,窦绾的金缕玉衣和传说中的长信宫灯原本停放在这里。

靖王墓的容积虽然比窦绾墓小,不过规制似乎更大。中室有木瓦结构的建筑,卧室在中室正后方,卧室后甚至有回廊。

中室内的木瓦建筑,象征宴会厅。

南耳室,车库。

北耳室,仓库。

中室,宴会厅。

后室回廊。

后室,刘胜的金缕玉衣和传说中的错金博山炉原本停放在这里。

费用

北京到白石山高速过路费:95¥
白石山门票:140¥
白石山停车费:20¥
白石山摆渡车票:20¥×2
满城汉墓门票:65¥
满城汉墓停车费:10¥
加油:233¥
保定到北京高速过路费: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