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烧香」

前一段的维金,现在的熊猫烧香,windows上总是不消停。

当年的冲击波,那是我唯一一次中毒的经历,居然还很兴奋。自从转到Linux,感觉这些都离我越来越远,窃自暗爽。

说到瑞星和卡巴斯基的撕逼,曾经也为选杀毒软件很头疼,后来幡然醒悟,只是个心理安慰,随便装一个就行了。当然,还是现在在Linux上裸奔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