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人食狗亦與羊豕同

| Comments

漢書卷四十一:「樊噲,沛人也,以屠狗為事。」

顏師古注:「時人食狗亦與羊豕同。」

狗對於中國古人的意義和西方人不同。西方人,確切的說是美國人,對狗的感情完全是因為發展的時間太晚。美國開國也就二百來年,從印地安人手裡奪來的大量耕地和牧場保證了充足的食物來源,而狗為地廣人稀的美國在開拓過程中提供了重要的陪伴和保護,所以美國人不吃狗。

中國發展的時間遠早於美國,而且沒有大片的牧場提供穩定的肉食來源,大型牲畜作為農業主要替代勞力一般也不會用於食用,甚至歷朝長期立法禁止宰殺大型牲畜。所以狗長期是作為一種重要的肉食來源。

「失我祈連山,使我六畜不藩息」,「六畜」分別是豬、牛、羊、馬、雞、狗,這是最早被中國人馴化並作為肉食來源的牲畜,而且長期作為祭祀天地祖宗的高檔祭品。《道德經》里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芻狗」就是草扎的狗,是祭祀時當祭品用的,祭祀的時候高高在上、被人們頂禮膜拜,祭祀之後被棄之如敝履,所以說天地不仁。之所以用草狗做祭品,是生產力進步的表現,最初一定是用真狗的,只是後來更高檔的肉食逐漸普及,狗肉上不了台面了,才逐漸被抽象成草偶。

所以中國人是有吃狗的傳統的,美國人不吃狗肉也並不表示更文明,至於「狗是人類的朋友」,更是道德綁架,誰也不能隨便替別人認朋友,最多只能說你的狗是你的朋友,如果別人吃的不是你的朋友,即便自以為站在道德的高度,你也沒有任何權力干涉別人的自由,有句話說的好:自由,就是我有不和你一樣高尚的權利。

我個人也不吃狗肉,但我不覺得別人吃來源合法的狗肉有什麼問題。事實上,吃狗肉的問題並不在於吃不吃本身,而是在這個問題上表現出來的人性的惡,人總是自以為站在道德的高度就可以踐踏別人的權利,每個暴政無不是利用人性的這個弱點。

切記,儒以文亂法。


本文最早发布在公众号:两司马门下走狗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