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完《史記》

| Comments

之前讀通鑒,用了四年,這次用了七個月。終於是名正言順的兩司馬門下走狗了,哦耶。

史記這本書,說到底還是個人修史,主觀性是很大的。因為坐李陵案,司馬遷是有悲憤的情結的,所以他特別喜歡悲劇英雄,很多名篇都是寫這種人的抒情散文,比如《屈原賈誼列傳》、《項羽本紀》。主觀的愛憎過多,一定會失之客觀。所以項羽以一暴君成垓下悲歌,劉邦以一英主成千古屌絲。褒貶無需作假,有所取捨足矣。

另外,史料的真實性是值得商榷的。因為秦始皇的焚書坑儒,六國史書盡毀,司馬遷的史料來源駁雜,有些事情甚至不同章節互相矛盾。比如黃池之會,左傳就只說「遂長吳國」,史記也是照抄這句,究竟晉吳誰做了盟主,還是有爭議的。

史記的成功,在於司馬遷的文採和宏觀的大體真實。魯迅說它是無韻之離騷,因為司馬遷用了大量小說家的筆法寫文章。比如講齊威王的一生,說此人繼位後,好為淫樂長夜之飲,諸侯交侵,相聲演員淳於髡看不下去了,跟威王說,我聽說國中飛來一隻大鳥,三年不飛,三年不鳴,你說這是腫麼了?威王說,這只鳥啊,三年不飛,一飛沖天,三年不鳴,一鳴驚人。於是罷飲宴,召集大臣,殺一人,賞一人,全國肅然。然後發兵四境,奪回失地,齊國大振。了了幾十字,搖人心旌。

然而史實肯定不是這麼簡單,戲劇之所以好看,就在於它將所有出場的人物臉譜化、劇情簡單化。比如講到冒頓單于,主要講了兩件事。

第一件是鳴鏑弒父。依次射野獸、愛馬、愛妾、單于坐騎,確保鳴鏑已有足夠的威信,然後完成致命一擊。

第二件是擊滅東胡。東胡利用冒頓剛繼位的時機,來索要千里馬。冒頓召集臣屬商量,都說馬是遊牧民族的命,不能給。冒頓說,不能因為一匹馬讓大家冒生命的危險,妥協了。然後東胡又來要冒頓的媳婦兒,冒頓如法炮製。最後東胡說,有塊廢地也給我們吧。當大家都說反正是廢地給就給了的時候,冒頓拍案而起,說土地是國家根本,雖廢地寸土必爭,然後發兵突襲東胡,一舉成功。

把歷史戲劇化,這就是史記好看的地方。馬未都先生說,歷史沒有真相,只殘存一個道理。對於大部分人來說,歷史細節的真相並不重要,大框架對就可以了,宏觀層面的東西足以讓人受益匪淺,追本溯源的事留給專業做學問的就好。


本文最早发布在公众号:两司马门下走狗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