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決戰

| Comments

前兩天讀史記王翦列傳,覺得秦楚的決戰很奇怪。

王翦果代李信擊荊。荊聞王翦益軍而來,乃悉國中兵以拒秦。王翦至,堅壁而守之,不肯戰。荊兵數出挑戰,終不出。王翦日休士洗沐,而善飲食撫循之,親與士卒同食。久之,王翦使人問軍中戲乎?對曰:「方投石超距。」於是王翦曰:「士卒可用矣。」荊數挑戰而秦不出,乃引而東。翦因舉兵追之,令壯士擊,大破荊軍。至蘄南,殺其將軍項燕,荊兵遂敗走。秦因乘勝略定荊地城邑。歲余,虜荊王負芻,竟平荊地為郡縣。

稍微有點軍事常識就知道,防守方最好的辦法是堅守不戰,在自己的地盤上,對方的後勤補給要比自己困難得多,一旦補給不繼,軍心必亂,勢必撤兵,這時候再追上去打,勝算很大,也就是所謂以逸待勞。比如秦趙長平之戰,一開始,廉頗先用小股部隊跟秦軍接觸,一看打不贏,馬上收縮防線,避免決戰,搞得秦軍進也不是、退也不是,軍力損耗極大,不得以只好用反間換掉廉頗。

所以戰爭中的進攻方是處於劣勢的,要扭轉不利的態勢,就要把主動權握在自己手裡,所以一般會用反客為主的辦法。雖然我是進攻方,但我不著急進攻你,讓你自己沈不住氣來打我,這時候攻守易形,我成了防守方,你成了進攻方,形勢就對我有利了。

所以王翦反客為主是正常的,項燕急著打就很奇怪了。老項家累世將門,項燕沙場宿將,不可能連常識都不懂。

也許唯一合理的解釋是楚國國力衰敗,撐不下去了。

以前秦國伐楚很困難,因為楚國西有江漢之險,北有諸夏扞蔽。不過自白起破鄢郢,江漢天險盡失;自三晉覆滅,中原逐鹿之勢已成。秦國伐楚,後勤補給已經不是問題。

另外,讓秦國擁有支持百萬級滅國戰役能力的,還有伐蜀的決策。自商君變法,秦國勢平地起飛,此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秦國雖說是戰國首強,但也不能佔據壓倒性的優勢,直到秦滅六國前的三十年,還有信陵君收天下之兵扣關攻秦的事。戰爭不是戰鬥,決定成敗的主要還是國力。李信的二十萬大軍覆滅後,秦國可以馬上再把六十萬人送上前線,這個國力,不贏沒有天理。所以司馬錯論伐蜀,同時擁有關中、蜀中兩塊天府之國,是秦國國力質變的關鍵。

這個時候的楚國,已經是冢中枯骨。在秦國連年的攻勢下,大片國土淪喪,鄢郢破而遷陳,三晉亡而遷壽春,幾十年間,顛沛流離,沒有喘息的機會,靠吃戰略縱深的老本苟延殘喘。所以在這次決戰之前,可能國力已經難以為繼了,但是楚國自己也知道八百年國運繫於這一戰,所以不得不起傾國之兵應戰。空虛的國力和浩大的戰爭消耗最終迫使項燕選擇速戰速決,戰還有一線生機,不戰只能坐以待斃。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