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行盧溝橋

| Comments

更始元年三月癸丑,孤親提鐵騎南下盧溝,為甲午一百二十年祭。

以前一直以為很遠,後來發現單程只有三十多公里,而且基本都是平地,自從去年推上妙峰山後,一般難度就不怕不怕啦。

先交作業:

不知道為什麼,記錄到了北安河就結束了,最後十公里木有了。

在網上見有人說從橋西進去不查門票,遂先過永定河,從西邊進去,路上撿了個迷路的小盆友,說剛剛用手機導航直接上了高速!聊 後得知是北科大的學生,曾國藩的老鄉,騎了輛不知道什麼牌子的舊車,怯生生的,不禁遙想老夫當年,去矽谷吃頓七塊錢的土豆牛肉飯都美得不行不行的。

騎到橋西入口,一個大媽模樣的頭從售票處小窗口裡伸出來:“二十!”,要不說我沒有大媽緣呢,走到哪都被攔,去年苦逼哈哈地推到七王墳,大媽說封山防火,片板不得入山。老老實實地買了票,才見著真神,愛個國容易麼。橋是金章宗的時候建的,乾隆五十多年重修。橋下就是永定河,左宗棠任直隸總督時在此治水,舊稱無定河,不過不是“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裡的那條。

請小盆友拍了張孤王的戎裝照:

果然每個獅子都不一樣,小學課本不余欺也:

盧溝曉月,所謂的燕京八景之一,我一般不尿這種虛無縹緲、濫竽充數的東西,魯迅在《再論雷峰塔的倒掉》裡說:

我们中国的许多人,——我在此特别正重声明:并不包括四万万同胞全部!——大抵患有一种“十景病”,至少是“八景病”,沉重起来的时候大概在清朝。凡看一部县志,这一县往往有十景或八景,如“远村明月”、“萧寺清钟”、“古池好水”之类。

我雖然不喜歡魯迅,因為此人文風過於惼狭和左倾,虽然老先生一再声明不针对所有国人,但还是随处可见断章取义、不懂装懂的人扯大旗作虎皮,动辄就中国人的劣根性怎么怎么样。但在这一点上我跟老先生意见一致,就某些小县城都有所谓“七台八景”,台好歹还有个土堆,景就開始胡扯了。

擺一堆仿明清的大炮幹什麼,跟七七世變不搭調,更容易聯想到兩甲子前的那場戰爭,此日漫揮天下淚,有公足莊海軍威。

小盆友的高中歷史是體育老師教的,居然不知道宛平城。這座長寬只有幾百米的小城是崇禎為抵禦闖賊建的橋頭堡。不要門票。

這麼小的一座城居然還有甕城:

城裡有個抗日紀念館,免費參觀,因為沒處存車,沒有進去,不過受黨國栽培多年,用腳趾頭也能想到裡面都是什麼,不去也罷。城裡沒啥可吃的,小盆友說要回校再吃飯,我心說您是直接奔學院路了,我還有幾十公里路要繞,不補充熱量怎麼行,請小盆友吃了頓熱干面。這兄弟明顯沒有方向感,好容易才讓他找著北,在手機上找好回學院路的路線,最後送出東門,然後告訴他怎麼走之後,老夫才起駕回宮。

之後的路基本比較輕鬆,大體沿永定河一直走,河邊的永定樓氣勢恢宏,懶得拍照了,再上G109,從軍莊路一路放坡下來,很爽。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