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粱一夢

| Comments

昨天晚上放棄了年終聚餐,去看了《黃粱夢》。

一個很老套的故事,耳熟能詳,但是經過精心的演繹,加上聲、光、電的完美運用,真就給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覺。我一直不怎麽觀注地方戲曲,以往覺得能湊合聽聽的也就是河南的越調、安徽的黃梅戲等,河北的地方戲也就聽說過一個河北梆子,像邯鄲的平調落子這樣的聞所未聞。《黃粱夢》徹底改變了我對地方戲曲的看法,京劇、昆曲固然高雅,但假如也加入魔術、雜技、俚語甚至RAP,肯定會讓人覺得不倫不類,地方戲曲的長處就在于靈活多變,不拘泥形式,能夠很快地針對時代變化作出改進,如果分寸拿捏得好,就能不斷推陳出新。

整場戲用兩個小時的時間表現了盧生一夢中的一生,故事情節十分緊湊,每折都用不同的場景、不同的唱腔、不同的表現形式,讓人眼花繚亂,一改傳統戲劇連篇累牘的大段說詞,整場看下來從未覺得枯燥乏味,很適應時下流行的快餐文化。在故事情節上,《黃粱夢》并沒有跳出懲惡揚善、因果報應的老套,當然,一味地追求突破未見得是好事。

雖然時間不長,但是整場戲有很多地方讓人印象深刻,比如有句意味深長的戲詞“邯鄲道長,人生路短”,還有那句雷倒了無數人的“現在哪裏還有什麽純真美女啊”。當然,最讓人意猶未盡的還是這段高潮的“貪官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