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駕雞鳴驿、草沿天路(201507)

| Comments

行程

D1:上午,北京到懷來,土木之變戰場遺址和雞鳴驿;下午,宣化,清遠樓、鎮朔樓、時恩寺、遼代古墓壁畫群。

D2:草沿天路,張北野狐嶺入,崇禮桦皮嶺出。

D1.AM 土木堡、雞鳴驿

雖然起得很早,上京藏線也七點多了,趕上草原音樂節,出城的車巨多,在居庸關前面一段堵了半小時。

到土木堡的時候已經十點多了,唯一的标志物就是這個路邊的牌樓。

裏面是一片荒地,可能是土木之變的戰場遺址。當年一戰,二十萬大軍覆沒,大明精銳盡喪,英宗北狩,瓦剌圍城。可惜于謙,打赢了北京保衛戰,卻輸掉了奪門之變。所以老子說:“持而盈之,不若其已。揣而群之,不可長保也。金玉盈室,莫能守也。富貴而驕,自遺咎也。功遂身退,天之道也。”,實在是金玉良言,不過知進易,知退難,幾千年來,有幾個張良?

數百年的烽火狼煙,劫波度盡,誰能想到土木堡真正的被毀發生在本朝。路的另一邊就是土木村,據說還有土木堡殘存的遺迹,時間關系,沒有去看。

事實證明,沿G110奔雞鳴驿不是個好選擇,路況不太好,大貨車很多,應該走高速的。

城門被修成這樣也是醉了,我頭回見城門口橫着一影壁牆的。

反而從城内看城門,才有點兒意思。

城門口的塑像,後面是驿城博物館,主要介紹一下驿城的曆史。

城門要遠看才有意境。

城中主幹道旁的戲台,其它地方還有兩個,小小的驿城,修那麽多戲台幹嘛,規劃有問題。

多久沒見這種風格的房子了。

驿城署,現在是一家人的住處,可以進去參觀,有人剪票,不過裏面什麽都沒有。

文昌宮,當年是驿城的學校。

晴耕雨讀,用的殘體字……

龍神廟裏也有個戲台,得是多喜歡看戲!

範家大院,庚子國變慈禧逃跑時曾在這住了一宿,現在也就剩這麽一進。敢向全世界宣戰的隻有兩個人,一個是天朝聖母皇太後,一個是巴格達迪。

伏瞰驿城,懷疑原來真有這麽大麽,似乎和西夏黑水城和統萬城差不多。

坐在城頭等日落。

我懷疑這城牆是做舊,明朝以後,大多數城牆已經換用磚石結構,應該不會用這種過時的夯土建築了吧。

城外的雞鳴山形态突兀,很顯眼,如果是下雨的天氣,真有“風雨如晦,雞鳴不已”的感覺。

城外不知道爲什麽弄了幾截綠皮火車,很不搭。

D1.PM 宣化古城、遼代古墓壁畫

從雞鳴驿出來奔宣化,三點多到,吃莜面窩窩,又叫栲姥姥,據說是當地特色,在電視上見過。蘸着羊肉臊子,味道很不錯。

清遠樓和鎮朔樓是宣化古城的标志性建築,始建于明朝,氣勢恢宏,不可不看。

清遠樓是鍾樓,在維修。

鎮朔樓是鼓樓,門票5¥,我包場。

一層是個展廳,居然是介紹宣化當代發展的。

二樓很空,隻有一面大鼓。

樓外就是時恩寺。

殿裏正在做法事,很多人,順時針轉圈,口宣佛号,淨土宗的路子。

就是奔這塊匾來的。

從寺裏出來,開始下雨,趕緊鑽到車裏,奔遼代古墓壁畫群,路經大新門,這是一排新修的城牆,今天已經逛夠城牆了,時間也不夠,于是繼續趕路。

穿過又窄又爛的土路,深入下八裏村,就是遼代古墓壁畫群,如果不是導航,誰能找到這鬼地方。時間已經是5點後,售票處沒有人,墓道鎖門了,隻能看看園子,看售票處的标價,票價要50¥,比滿城漢墓黑多了。不過這種地方遊人很少,即便白天來,一個人逛古墓是一種什麽樣的體驗?或者如何優雅的和古人神交?這是知乎看多了。

D2 草沿天路

第二天,早五點起床,奔天路東線,從張北野狐嶺入,崇禮桦皮嶺出。

現在這條路知名度越來越高,來的人很多,七點多到的時候,野狐嶺入口的一段路,車就已經一輛接一輛了。路的兩邊越來越多地被開發旅遊項目,中國旅遊模式正在再次被複制,草原旅遊就那麽幾項,燒烤、騎馬、射箭、沙灘摩托,毫無新意,而且同質化嚴重。使天路出名的原生态自然風光,正在慢慢消退。

費用

北京到宣化過路費:65¥
雞鳴驿門票:35¥
鎮朔樓門票:5¥
宣化經天路回北京過路費:120¥
加油:41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