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駕白石山、滿城漢墓(201507)

| Comments

行程

D1:北京到白石山,爬山,到滿城住宿。
D2:看滿城漢墓,回京。

D1 白石山

原計劃早上6點出發,該死的拖延症,收拾東西花了點時間,七點多才走。

途徑南六環、京石高速、廊涿高速、張石高速。易縣以後進入山區,隧道又多又長,本着不超速、不随意變道、做中國好司機的原則,走得比較慢,十點多才到涞源。涞源出口很窄,堵了二十分鍾。出高速到景區已經不遠了,在東門停車場停好車。

來前天氣預報說有小雨,心說很好啊,我就喜歡下着小雨爬山,所以沒帶速幹帽,結果是個悶熱天兒,我去。

十點四十,出發。我的藝名叫不逃票不舒服斯基,因爲走正門太low了。不過逃票要早上四五點走野路,時間緊,任務重,還是low吧。頭一天同程訂的門票,比現買便宜十塊,據說發表評價再退十塊。坐擺渡車到祥雲門,也可以坐索道。然後順時針走環線。

山裏大部分路口都是局部路标,帶張完整的路線圖還是有必要的。

我對所有以“傳說”開頭介紹的東西不感冒,總之這個塑像是環線的起點和終點。

一開始就走下坡,沿着峽壁的棧道下到飛狐峽,這一線主要是峽谷半山的棧道,是全環線最好的一段,我喜歡峽谷。

飛狐峽走的人少,多數時間太陽不直曬,風吹着,涼快。

我喜歡峽谷。

每個山谷都應該有一條河,可惜。

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

仙人曬靴。不喜歡這種附會的東西。

太行之神。這貨跟神有一毛錢關系麽。

好吧,這才是重點,玻璃棧道。一點兒都不吓銀,而且很短,而且收費,看我的斯卡帕美不美。

回望走過的棧道,敢問路在何方。

過了玻璃棧道就是雙雄石,好内涵的名字,剩下的路已經不多了,而且都是平路。

豬八戒背媳婦兒。雖然附會,确實比較像,就是這媳婦兒砢碜了點兒。

走一圈環線用了4個小時。剛下山,到停車場,毫無征兆的一場暴雨,這酸爽,山裏的天氣真是孩子臉。

驅車奔滿城,走高速要繞很遠,于是奔S332,看地圖隻有一百多公裏。結果又幹了三個多小時,天落黑才到酒店。

剛開始的一段路還可以。小公路在太行山裏蜿蜒,重山夾路,車少,路況也不錯,偶爾掠過幾個石築的村落,甚至有牧人和羊群鑲嵌在陡峭的青山上,恍如隔世。

中間一段路況很差,再往下走,人煙逐漸增多,更多的是成群結隊的重卡,很耽誤時間,有時候走着走着停了,還以爲前面堵車了,哪知道這孫子站路中間噓噓呢,知道燕趙民風骠悍,沒想到這麽骠悍。省道真練技術。

D2 滿城漢墓

我喜歡破破爛爛的地方,滿城漢墓早在我的怨念單裏。漢墓十墓九空,唯獨這個是極少沒被盜過的之一,光這個墓的陪葬,撐起了整個河北省博物館。另外墓主人很有名,中山靖王,漢景帝庶子,漢武帝異母兄,劉備号稱的祖宗。平生三大愛好,喝酒、吃肉、叮叮當當造小人兒。《史記》載其有子百二十人,按照正态分布,女兒也得有百二十人,劉營長辛苦。

景區大門,我喜歡人少的地方。頭一天在同程上訂好的園區門票、窦绾墓、劉勝墓的聯票,比現買便宜十塊,一個景點分段收費,旅遊業非常黑。

石像生和翁仲應該不是漢墓的原物。

有索道,不過山不高,沒必要。

夫人窦绾墓在靖王墓北一百多米處,容積比靖王墓大,大概是靖王死在先,窦绾墓多施工了幾年。

墓門用磚砌牆,然後注入熔鐵封死。倒這樣的鬥确實不容易。

窦绾墓平面圖。仿宮殿式布局,兩個耳室一存車馬,一存飲食。中室是客廳。側室是帶浴室的主卧。

墓道裏非常涼快,和外面完全兩個世界。兩千年前的人,先用火灼燒石壁,再用水激,最後用鐵器鑿掉碎石,這樣的工藝也算是巧奪天工了。

南耳室是車庫。

北耳室存放飲食。

中室灰常大。

滲水井和室内排水溝相連,組成很完善的排水系統。

金縷玉衣,仿品。

側室,窦绾的金縷玉衣和傳說中的長信宮燈原本停放在這裏。

靖王墓的容積雖然比窦绾墓小,不過規制似乎更大。中室有木瓦結構的建築,卧室在中室正後方,卧室後甚至有回廊。

中室内的木瓦建築,象征宴會廳。

南耳室,車庫。

北耳室,倉庫。

中室,宴會廳。

後室回廊。

後室,劉勝的金縷玉衣和傳說中的錯金博山爐原本停放在這裏。

費用

北京到白石山高速過路費:95¥
白石山門票:140¥
白石山停車費:20¥
白石山擺渡車票:20¥×2
滿城漢墓門票:65¥
滿城漢墓停車費:10¥
加油:233¥
保定到北京高速過路費:75¥

Comments